坑里的土真好吃

收到了@今非 太太的她人即天堂。虽然今天挺累的可能话说的前言不搭后语的,但是还是想写个简单repo。

今非太太是我心里非常喜欢的乙女作者,刚看今非太太的时候还在高中。也忘记了是怎么关注的她了,本来只是一个死气沉沉的早晨,我坐在公交车上去学校,随意的浏览着就看到了她的作品。一篇one shot却写的好长好长,真是个劳模,而且语言很细腻。故事线讲的精彩但不炫技是平实的(原谅我,我真的是语早死)

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今非太太离开了。我内心其实挺遗憾的。所以再次看到她出现在这里真的很开心。也希望今非老师越来越好,身体健康,开开心心。

(老师,你的速激坑不要忘记啊!)

今天终于收到了@哈鲁西 老师的本子。哈老师乙女毕业了,我也算是从粉丝系列就一直断断续续看下来哈老师作品的一个读者,曾经也搜肠刮肚的想写一点评论给哈老师。所以这次也想尽力写一点什么给哈老师。

从我晒出来的三个本子,应该能看出来,我是很有幸得到哈老师之前暑假回馈砖头本的小朋友之一。

我和哈老师的认识实属偶然,我都忘记是因为什么fo的她了,但是始终记得她是因为一篇随笔让我记住她的,那篇随笔关于统计和大数据,时至今日,我还是很喜欢它。然后我就会经常爬到她的主页看看她最近写了什么,给她努力写一点评论。也看到她和她的男友之间可爱的日常。哈老师带给我很多快乐,也带给我一些思考。我也在吴克羣里呆过几个月。虽然后来可能是哈老师乙女毕业了所以这个群就解散啦,但是还是觉得那段短短的时间里挺开心的。所以到最后,我要对春日说:已经快要到春日啦亲爱的你觉得快乐一点了嘛~

最后哈鲁西,祝你今年吃饱穿暖,常常觉得是被在乎是幸福的。

PS. 我又蹲进了周四文现场!!冲啊!!!

Q:看到过哪些隐藏的细思极虐的设定 ?

我们都以为是可以再见的,却最终各自独为天涯客

Q:女学生一定要会化妆懂化妆吗?我get不到这个点,把自己化妆自拍发到网上不会很难受感觉被视奸吗?

当然是随你开心啦。我本人喜欢化妆但上学的时候也会因为想多睡十分钟而很少在学校化妆。自拍纯粹是因为:难得化妆要拍个够啊!这种心态驱使但是也有懒得拿出手机于是一张自拍都没有的。po照片这件事更是随缘,开心了想发动态就发了,我微博很少有几个人会看到其实也就是自娱自乐。所以这些事情都是看你自己的,不喜欢不愿意就可以不去做。

ps不过最后那个po照片就感觉被视奸真的大可不必,就相信你是个小透明。但是如果有人在评论区说什么奇怪的话让你不舒服,就不要犹豫删除评论举报一条龙!!

Q:讲一讲你最喜欢名侦探柯南中哪一个案件吧!

迷宫的十字路口太好了吧

平和剧场版真的出神曲,time after time这么多年我永远心里珍藏!!!

服部平次这种姑娘化妆就认不出的操作,也不亏你都这时侯还没成功告白的结果。

柯南君赏月时意味深长的看兰,脑内:我早就知道她不是青梅竹马啦,还有相互呼应的对照!我太爱了!

希望新的动漫组和剧场版导演重视我们兰啊!不要只把我们兰当背景板!她明明辣么好!!

首先占tag致歉。其次来搞一个群宣,冬寡blood on our hands译文本子成本平摊群,已经取得译者太太的同意。有意向的小伙伴快来加群啊!30成团呀!

Q:当初喜欢了那么久的TA,为什么现在脱粉了?

因为饭圈化,她的粉丝永远在各种撕逼

诶嘿嘿嘿!收到啦!我开心!翔橙天下无双!感谢各位太太当然主催太太辛苦啦!! @北川有暖  @将烨 (其他的太太我可能都没关注,找不到…)明信片和封面设计也超好看啊啊啊!玫瑰我懂,但问一下枪是为什么设计的呀~
再说一下真的包装的太结实了塑料泡沫套了三层啊😂😂😂,总之非常感谢出这个本所有太太和staff的用心哇!
ps感叹一下我终于赶上了烤肉老师出本了…我这个反射弧巨长的人也不怎么太频繁上lof已经错过了无数个我爱的太太出本了,哭哭

石倚风前树:

排本文的每句话。


看到评论区说虫爹这个发言与粉丝抨击衍生烂的主题是两个问题,但是虫爹作为原作者,他什么时候说这样的话是他的自由。这就是无可违逆的精神权利,有时候是可恨而无解的,但更多时候是原作者划出自己心里那一亩三分地的最后的尊严。大电影烂,周边产品不用心,这些与已经把著作权许可出去的原作者有半毛钱关系呢?可能虫爹对同人本就是无可厚非的中立态度,又或者是版权方要求原作者让渡部分精神权利,以原作者的不管不问和放任换得同人的传播进而折现成热度呢?


同人给了热度不假,但是热度越高意味着出离于原作之外的部分越多,也就是原作者那一亩三分地被踩踏的可能性越大。原作者在舆论把版权方受到的指责强加给他的时候,终于打算出来说点什么,而且也没说错,有什么不行?


白话:“你欠了我钱,还管我什么时候讨要吗?”








長夜CHANG YEAH!:



虽然同人也写过全职,但是对于全职高手的书本身和作者一直保持着不温不火的态度。


大晚上看到蝴蝶蓝微博发言被喷,以创作者的角度来说,着实十分难过。

 


他说自己成家立业后回望年轻时候写的东西,也会担心自己的孩子要是和自己说想去打职业电竞怎么办;他说叶修的动机与普通人追求升职加薪无异;说希望大家对人物倾注的感情也有“分寸感”……




坦白说从头到尾我都没觉得他说错任何一句话。




我也不去仔细论证他发言的合理性了。在我看来最有意思的一件事是全职主流粉丝群体在这件事上表现出的态度。


抛开低龄化,饭圈化,撕逼普及化等诸多老生常谈的问题不谈,捅破“为爱发电”的窗户纸,我觉得这件事的本质问题应该是:你所喜爱的叶修是谁“造”出来的?

 



 


在这里“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句话并不完全适用,因为当这一千个人评价哈姆雷特的时候,他们都在对着莎士比亚的戏剧,抑或是剧本进行评价的——而不是在看完一遍《哈姆雷特》之后看完了八百张哈姆雷特的同人图和八百篇《哈姆雷特》的同人文进行评价的。




在这八百张同人图和八百篇同人文中,每个人基本上都“神化”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哈姆雷特。

 


这个时候莎士比亚突然站出来说了一句:我觉得你们把哈姆雷特说得太高尚太英勇无畏了。

 


然后被观众一通狂喷:我真为哈姆雷特感到不值!其实我觉得你说啥已经无关紧要了,《哈姆雷特》的剧本就放在那里,就算是你也改不了,哈姆雷特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公道自在人心!

 


莎士比亚:哈姆雷特因为复仇害死了他的爱人和母亲其实是一种必然……

 


观众:必然?你是说哈姆雷特有意害死他的恋人和母亲的吗?你听听这是人话吗?你自己不觉得OOC吗?

 


莎士比亚: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大家不要把哈姆雷特的所作所为价值升得太高……他真的只是想杀他叔叔而已,动机本质上和你想报复给自己戴绿帽的前女友差别不大。

 


观众:再见,脱粉了。

 


莎士比亚:不是啊,我可是作者,我还没权利给我自己创造的人物做阅读理解吗?

 


观众:哈姆雷特他早就不是一个人简单的人物了!对于我们来说他就是个活生生的人!《哈姆雷特》对我们来说也早就不是一部普通的戏剧了!现在嫌我们爱得太深了——你当年怎么不这么说呢?我们砸钱买票看戏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说呢?




……




说到底,我觉得所有接触过二创(无论形式)的人心里都要有一杆秤,因为无论是什么表现形式,其中都是有信息量在的。

 


希望自己喜欢的东西可以变得更好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情,变得更好看、更可爱、更帅气、更富有人格魅力……某种程度上是人之本性,大白话就是“粉丝滤镜”——无论有没有二创都客观存在。


但到头来,把自己对角色的喜爱当成是角色的一部分,就是本末倒置。




说得残酷一点,没有你的喜欢,他依旧是他,是被作者创作出来的,存在于作品中的他,而这之外的一切都是看客强加的。

 


说得再难听一点,你凭什么觉得你投了点破钱就有资格对原作者之于作品的解读指手画脚?你出了点奶粉钱就可以随便对别人生下来的孩子的前程与人生指指点点了?


还“作品既出作者已死”,你呱呱坠地你妈就不是你妈了?




我不相信转发和评论里骂蝴蝶蓝的人都是把《全职高手》原文当宝贝一样翻来覆去看,一点二创都没有接触过的。


而这些人却又一个个表现得和黄晓明一样: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觉得叶修应该更xx,更xx,而不是和你说得那样什么“要把他的职业做到最后”。听我的,都听我的,我觉得行就行,我觉得不行就不行。你觉得行而我觉得不行——那我觉得根本就是你不行。

 


着实愚蠢。



 


逆向思维一下,如果蝴蝶蓝对于二创不是与大部分作者一样的“放任”,而是亲自下场“严查严打”——叶修怎么会穿这样的衣服?叶修怎么会做这种事?叶修怎么会讲这种话?


不免又要有人说了:我们自己玩自己的,圈地自萌,你管那么多干嘛。


可见原作者无论是努力维持角色人格的客观存在,还是放任自流,粉丝间的舆论都是“捧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的态度。

 



 


粉丝和读者,是不一样的。很多人先做读者后做粉丝,真正要用读者视角看待的时候已经记不得“读者”是干嘛的了。


蝴蝶蓝以为自己在与读者对话,事实上与他对话的却是“粉丝”,两方中间隔了八百年的“自我感动”和八百个二创,他们谈论的“叶修”早就不是一个“叶修”了。

 




很多年了,写书的蝴蝶蓝长大了,懂得以承担责任者的视角回望并再出发了。而他的粉丝群体——至少是在社交平台上持续活跃着的那些——看上去真的是一点都没长大。




蝴蝶蓝说:经常会被问这问那,其实我很清楚很多人并不真正关心我怎么想的,只是希望从我这里听到他们想听的东西罢了。


今天话说得比较难听,一半说给因为全职同人关注我的人,一半警醒自己。


我也没想到过了那么多年,我才开始有一点点喜欢这个作者。回想起自己为什么不写全职了,除了“人在家中坐,破事天上来”以外,令人恐惧的、台下无限膨胀的“民意”,大概也位列其中吧。